群檔案
  成立日期:今年3月
  人數:7萬
  活動頻率:不定時,有團購的時候會異常活躍。
  一個像大學宿舍那樣的虛擬空間,你在文怡的小黑屋裡找到了點啥?
  溝通介質不同,呈現出來的交往形態也必然有所不同。比如當年,還是P C一統天下的時候,有人就把自己的兩大即時通訊工具嚴格區分,MS N是專門用在工作上的,而Q Q則是跟親戚朋友交流的。所以如果你是他Q Q空間的觀眾,習慣了他每天沒大沒小犯神經,不小心去到他的MS NS pace一定會被他對自己職業抱負的陳辭嚇趴下。
  當然現在是手機時代,在朋友圈裡曬去的地方種的花,在微信群里開頭腦風暴搞同學聚會真的很常見。但這都是社會化了的,讓人看得見的好的那一面的自己。如果換一種溝通介質,是不是狀況就改變很多呢?當然這並不是說那些地方存留的是“壞”的自己,或“差”的自己,但也許是更鬼馬的自己,更天真的自己。
  群逸事
  愛做、愛吃、愛琢磨廚具
  阿裡出了一款移動通信工具叫做“來往”,跟微信有點類似。但受眾不是特別一樣。比如在微信里,你可以關註名人的公眾微信號,但是這種關係有點像“施”與“受”,一方面名人躲在操作平臺後面,看不見真身,另一方面互動不太頻繁,就算有互動,也是一對一的。粉絲互相間看不到。
  但是“來往”里的扎堆不太一樣,這個東西有點像個相對封閉的微博,任何人都能開一個扎堆,進入其中的人可以在堆主的帖子下麵留言、評論,還能轉發。
  “文怡的小黑屋”就是美食作者文怡3月底在來往上的一個扎堆。在“文怡的小黑屋”中,有7萬餘“堆友”。由於文怡愛做、愛吃、愛琢磨廚具的特點,這個小黑屋裡最多的還是討論和吃東西、做飯相關的話題。一般都是文怡寫出一道菜的做法,然後堆友們就開始在評論里獻計獻策,互相討論,到底在真正實踐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的?比如文怡寫了個“油燜番茄蝦”的製作方法。一個堆友說,為什麼調料里還要放黃油啊?另一個堆友接著說,做的時候會不會噴油沫子啊?於是又有堆友說:“是她寫錯了,應該是黃酒,打錯字了。”立馬就有人再用黃酒的方子去試,說的確味道比黃油正常多了。有這麼多審讀、校對一起用眼睛盯著,有差錯也要扼殺在搖籃里了。
  3天內送了將近8萬元的獎品
  當然會做飯的人很多,但是能有這麼多關註的就不多。這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文怡還愛鑽研各種鍋、刀、烤箱等廚具,自己做小白鼠,先試用,真心覺得贊才推薦。杜絕了人情推和公關推。所以在這裡按圖索驥買廚具還是有很強的指導性的。當然由於堆友都很專業,評論又都是透明的,誰用著好,誰用著不好,分分鐘就能發出來二次傳播了。要是真的說了違心的恭維話,大家還能不吐槽造反麽?
  除此之外,文怡在扎堆“文怡的小黑屋”里還熱衷調侃馬雲,叫囂著自己比馬雲牛多了,還帶領著小黑屋成員到江湖情(馬雲扎堆)“鬧事”。導致馬雲扎堆里評論大都被小黑屋的成員“統治”了。於是馬雲在“文怡的小黑屋”留言道“聽見這裡這麼熱鬧來看看,本來還想喊幾個城管來……好了,看見蛋糕就餓了。這裡熱鬧的讓人妒忌。全不睡覺嗎?呵呵,啥時候我能胖啊。”
  在“419宇宙扎堆節”中“文怡的小黑屋”獲得了第一名。既然大家這麼給力,堆主自然要答謝。文怡在3天內給堆友送了將近8萬元的獎品,這其中不乏LV包包。在還未公佈是否獲得第一之前,她還拿了一萬元現金,送給了10位堆友。而宇宙扎堆節所獲得的13萬獎金,除了已經給出的一萬外,其他的全部捐給了公益事業。
  群對話
  扎堆跟其它的群有什麼不同?在群里搞團購會不會讓粉絲覺得你在圈錢?
  文怡用一句非常形象的比喻來形容扎堆,她覺得扎堆比微博好玩兒,最重要的一個原因,覺得這兒跟大學女生宿舍似的,上下鋪,脫了衣服襪子,躺床上,都是自己人。對於團購的廚師機、自動鍋,文怡表示全都是自己試用過的。“從一堆東西里發現一個好的,有亮點的,敢推薦的,特別不容易。你們看到我推薦一個東西,但背後可能試用了11個,10個都是廢物點心。我必須得有錢,必須好好拍書,這樣我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兒,買我想實驗的東西,敢說好,或不好,敢說有點,敢說不足,不會為了人家給個仨瓜倆棗就各種說人家好。”
  文怡之前對團購退單的人大動肝火,還出言不遜,作為堆友,不會覺得很耍大牌麽?
  @米深:其實所有事都應該有個規矩。比如在這次團購之前,已經多次說了規矩,但還是有人違反了。其實做過淘寶店家的人都知道,每一個商品鏈接的後面都是時間成本,尤其是有退款的時候,還要整理庫存,核對數量。其實堆里還有好多人都是盯著刷屏去搶的,可能都沒搶到,還有因為有事不能在電腦前錯過了。跑單的對於這些人來說也是在浪費資源。
  除了看文怡的推薦,這個群還有什麼意思?
  @張瓊瓊:看堆友的推薦啊。文怡能推薦的也就是廚具。但是每個帖子下麵看大家七嘴八舌才有意思呢。從榨汁機到驅蚊器,從最新的電飯鍋到炒得很熱的掃地機器人。有給你種草的也有給你拔草的,而且往往不是美的、格力、九陽這種大眾熟識的牌子,感覺跟看家居版的“知乎”差不多。
  群鄰居
  文怡小黑屋的各地分舵
  大約太大的族群都會有自發的分裂變小的傾向。文怡小黑屋的堆友們自發開了各地分舵,比如北京分舵、天津分舵等等。還有專門為了二手交集而成立的分舵。這些分舵雖然人數還不是很多,但內容還是一脈相承的,跟生活尤其是與美食有關的都有,目測不久就會有線下活動了。
  黑暗料理聯盟
  現在流行曬醜,美食界也不例外。在這個扎堆裡面,不比誰做的吃的美,而是比誰做的東西驚人。這裡有人做了剁椒蕨根糍粑,可能味道不錯,但看起來黑乎乎毫無賣相。還有人用沙拉寫了個“囧”字,更有雪兒冰激凌,還有小朋友試吃的畫面。看來味道還不錯,也只能給不顏控的小朋友了。還有人因為聽了他人的建議把酵母和雪碧混在一起發麵,結果面發得太大,溢出了整個鍋子。該堆友大叫“放學別走”。
  採寫:南都記者 張遠
  南都製圖 劉寅杉  (原標題:文怡的小黑屋是個“扎堆”)
創作者介紹

土木工程

et17ettab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