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定:“副都”傳聞與發展現實
  在傳言與房價暴漲背後,是地方政府、投資者和民眾對京津冀一體化的不同訴求
  本刊記者/韓永
  河北省交通廳綜合規劃處副處長鄧偉,在編製保定的交通規划上遇上了難題。
  按照交通規劃的編製原則,交通規劃要跟著城市的定位走,定位好了才能預測可能的人流與物流。但在京津冀協同發展的背景下,現在保定的城市定位,成了一個謎一樣的話題。
  而在這個話題背後,各路利益主體的訴求激烈博弈。
  “重返第一方陣”
  從2013年開始,“京津冀”開始成為保定官員口中頻繁出現的詞彙。
  與河北省一級在京津冀問題上的遭遇相似,與京畿相連的保定市多年來一直圍繞著京津做文章,卻止於零敲細打的引進,而多年的“虹吸效應”讓這座曾經的直隸總督府和河北省會所在地暮氣沉沉,缺少生機。
  每到晚上,位於老火車站東面幾百米的華創廣場上的一塊大屏幕,會循環播放一些中外影片,吸引了大量的市民坐在石墩上觀看。4月16日放的影片是尼古拉斯·凱奇的《國家寶藏》。一位看不清字幕的市民小聲嘀咕:“為什麼不用中文配音?!”
  2013年4月23日,上任河北省委書記1個月零3天的周本順到保定調研,要求河北“打好環京津這種王牌”,“打造環京津新的增長極,”“下大力氣重返全省發展第一方陣。”
  “重返第一方陣”的口號是保定上一任市委書記許寧提出的。他給這一目標實現的時間設定為十二五末。只是他在這個位子上只坐了1年零1個月,就被調任河北省副省長。
  從許寧往前數,前三任市委書記都沒有做夠一屆:宋太平3年11個月,宋長瑞1年4個月,王昆山則只有54天。“一把手”頻繁更換,也被認為是保定經濟發展不力的重要因素。
  自1968年河北的省會遷往石家莊後,保定在河北的經濟排名逐漸後移。先是被唐山、石家莊超過,上世紀90年代被邯鄲超過,2003年又被滄州超過。2013年,保定在河北的GDP名列第五,人均GDP則是倒數第二,比倒數第一的邢台僅高1200元。
  “重返第一方陣”並非易事。環伺競爭對手,排在前面的唐山和邯鄲有鋼鐵,滄州有港口,而石家莊是省會,而排在後面的廊坊近些年發展勢頭良好,人均GDP已經排在全省第三。
  保定沒有能源,沒有港口,其發展所能倚賴的東西不多,而其中的一個最重要的資源,就是環京津。而如今,中央正在醞釀一個很大的動作,這將給保定帶來重返“第一方陣”的最大機遇。
  2013年5月和8月,習近平在考察天津和在北戴河主持研究河北的發展問題時,兩次提到了要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。多年來“口惠而實不至”的京津冀一體化,開始煥發出新的生機。
  2013年5月,河北省委八屆五次全會擴大會議召開。周本順在參加保定市的分組討論時提醒說,現在保定天時、地利、人和皆備,“已經到了發大力的時候了。”
  2013年6月14日,保定市“環京津縣(市)推進會”在高碑店召開。會議還有一個副主題,即“解放思想大討論”。兩者之間的關係是:前者是目的,後者是手段。
  前任市委書記許寧在為保定的落後找原因時,提到了人的因素。“我們的思想觀念、工作作風、精神狀態沒有及時跟上時代步伐。一些幹部的思想觀念仍停留在市場經濟處級階段。”
  在河北省委八屆五次全會上,周本順提到了影響河北經濟發展的兩個關鍵詞:一個是項目,一個是幹部。他說,前者是河北省經濟發展的基礎,而後者的思想解放則是前者的基礎。分析人士認為,京津冀10多年來推動不力,京津態度的不積極固然是主要原因,但河北省官員的思想不解放、推動路徑單一也難辭其咎。而作為一個有著悠久歷史、政治色彩濃厚的城市,保定的思想解放尤為任重道遠。
  在6月14日的會議上,保定市委書記聶瑞平要求各縣區主要領導“放下架子,放下身段,在人際關係上主動聯繫”,“對世界500強和全國500強等重點企業過一遍篩子,主動盯上去。”
  這種要求與周本順的要求異曲同工。在今年3月份考察滄州時,周本順要求“始終保持一心抓項目的拼命勁頭”,並對滄州市的一個做法大加贊賞:每季度到各縣市看一個竣工項目、一個在建項目,比比誰的項目大,誰的項目好。
  會議再次扛起了“打造環京津地區新的發展增長極”的大旗。這一提法後來被一再提及,併在今年3月26日河北省的《關於推進新型城鎮化的意見》中升級為“京津保三角核心區”。
  “副中心”與“京津保”
  在京津冀協同發展座談會召開的前一天,周本順又來到了保定。自2013年4月份到訪保定後,這是周本順第四次保定之行。在第二階段教育實踐活動中,保定是周本順的聯繫點。
  除了考察教育實踐活動的情況,周本順再次勉勵保定要“下力氣打造環京津地區新的經濟增長極”。而在周本順考察的同時,保定市召開了一場京津冀協同發展座談會,應邀出席的有14位省直部門老領導、駐地院校主要負責人。兩條消息放在一起,似乎傳遞出一種保定市已經在為接下來的重大動作凝聚共識的信息。
  在這次座談會上,聶瑞平說:“今年是保定的關鍵之年,發力之年,是決定保定未來的一年。”
  2月26日京津冀上升為國家戰略的消息傳來後,保定市開始籌劃成立“對接北京對外交流合作領導小組”,發改委、工信局、規劃局、交通局鄧相關部門之間的分工也緊鑼密鼓。保定市一位房地產開發商告訴《中國新聞周刊》,當地的一些開發商也開始瞪大眼睛,等待接下來可能的利好消息。一些手握資金等待機會的投資客也引頸觀望。
  此後,與河北省其他地市一樣,保定市進入密集的“發聲期”。市委書記聶瑞平和市長馬譽峰紛紛對媒體開講。河北當地一位媒體同行說,此時約訪市委書記和市場的成功率,比平時大幅提高。
  保定在京津冀上的宣傳,一開始就緊扣“京津保三角”這個主題:距北京140公里,距天津145公里,乘坐已經通車的京廣高鐵和明年通車的保津高鐵,均只需半個多小時的時間。
  “保定會積極向國家、北京和省溝通彙報,力爭使保定成為北京功能疏解的集中承載地和產業轉移的首選地,全面構建‘京津保’三角格局。”馬譽峰的這句話,與3月26日公佈的《關於推進新型城鎮化的意見》中對保定的定位幾無二致。分析人士認為,這體現了保定市與河北省溝通的高效率,以及在這一問題上河北省對保定市的重視。
  保定市還有一招“排他性”宣傳,即它將北京市四周的情況分析了個遍,最後得出的結論是“保定是北京的最佳選擇”。其分析路徑是:北京的西、北部均為山區,北京以東天津以西的空間有限,唯有南部的保定地勢平坦開闊,資源承載力充裕,可為北京的疏解提供廣闊的空間。
  上述觀點通過本地的媒體傳遍全城,也通過全國的媒體和網絡傳到全國。市場對保定的預期開始提高,開發商與投資客開始摩拳擦掌。
  3月19日,《財經》雜誌發佈了一條消息,說“北京‘政治副中心’初定保定”。該消息說,這是京津冀三地達成的共識。未來,將有一批國家部委下屬的事業單位和教育機構率先搬遷至保定。
  保定市住建局稽查大隊一位人士告訴《中國新聞周刊》,保定的房價出現明顯上揚,正是始於此消息。
  保定市一位開發商向《中國新聞周刊》分析,保定市房價上漲,背後有一個利好消息不斷疊加並不斷“坐實”的過程:京津冀上升為國家戰略,肯定是個好事,但公眾不知道這個好事會砸在誰的頭上;保定市條分縷析地宣傳,讓公眾感覺好事有可能降落到保定頭上,但還有很多的不確定性;“政治副中心”的消息傳來,之前的各種分析就被“證實”了。“這是一個完整的鏈條,是一個順理成章的心理實現過程。”
  但此時房價的上漲幅度,尚沒有一個星期後的波濤洶涌。上述住建局人士說,這裡面有兩個原因,一是“副中心”一事沒有權威部門出來證實,因而還只是一個傳言;二是該消息出來不久,有關部門就開始“闢謠”了。“闢謠”之所以加上引號,是因為闢謠者本人也是含糊其辭。
  這一消息出來當天,保定市政府秘書長對媒體回應說,保定是不是被初步選為政治副中心,不清楚,也沒聽說這方面的消息。國家發改委有關人士的回應是:政治副中心不好說,產業轉移和功能轉移則是正常的事。
  3月21日,保定市長馬譽峰對此事作出回應。他說,“政治副中心”的說法只是一個傳言,中央部委是否會遷至保定,保定服從中央安排。
  在這些似是而非的傳言與回應中,保定的房價徐徐上揚。該市一位參與調控房價的官員告訴《中國新聞周刊》,從3月19日到26日一個星期內,該市房價上調的幅度不超過每平米500元。
  在保定,這已是一個驚為天人的上漲幅度。上文提到的參與房價調控的官員說,在過去十年,保定房價上漲的幅度大約每年200元。
  此時,由中原地產提供的一份保定市房地產庫存的數據公佈。至今年3月中下旬,保定市商品房的可售面積為580萬平方米左右。而2013年1月至11月,保定商品房累計成交了150萬平方米左右。照此速度,保定的商品房庫存要消化42個月,是北京的6倍。也就是說,如果不以非常的速度出售,這些商品房就會砸在開發商手裡。
  3月26日,另一個重磅消息公佈:在河北省委、省政府《關於推進新型城鎮化意見》中,明確表示要打造京津保三角核心區,做大保定城市規模,以保定、廊坊為首都功能疏解和產業轉移的重要承載地。無論從著墨的多少還是用語的分量,保定市都在河北的城市中首屈一指。
  保定樓市跳了起來。保定的民眾開始跑到售樓處去排隊,下屬縣市和外地的投資客開始向保定聚集。保定街頭的京牌汽車開始增加。這些因素又反過來刺激了房價,於是保定的房價開始“一日一重天”。
  山西的一個購房者3月28日看了一套房,5000多,有點猶豫;第二天再看,已到6000多;到第三天時,已經漲到近7000元。到3月底4月初,保定北部的個別大盤,已經賣到了每平米1萬元。
  由克而瑞信息集團(CRIC)、易居房地產研究院和中國房地產測評中心發佈的《2014年3月中國城市住房價格288指數》顯示,在中國房價上漲的城市中,保定漲幅居首。
  民眾的聲音開始出現反彈。此前曾對京津冀寄予厚望的民眾發現,原來“一體化”首先是房價的一體化,接著是物價的一體化,而自己的收入離一體化還遙遙無期。有些民眾開始以一體化所能帶來的影響,將保定人分為三類人:一類是官員,能從GDP增長中獲得好處;另一種是投資者或者有錢人,能從中獲得機會;第三種是普通的民眾,享受不到一體化的好處,卻不得不承受一體化的成本。
  保定淡定
  4月3日下午,保定市長馬譽峰召集市直有關部門和10家房地產開發商,研究如何應對當前的房地產態勢。前述住建局稽查大隊人士參加了這次會議。
  他告訴《中國新聞周刊》,這次會議對保定市當時樓市的總的判斷是:雖然短期內漲幅較大,但總體上處於可控的範圍,“仍然在健康的軌道上。”但為了防患於未然,需要對樓市進行整頓。
  來自保定市房產局的一份統計數據顯示:2013年,該市共辦理商品房預售合同登記備案14786套。而今年3月1日至24日,該局就辦理了3474套。也就是說,其23天的備案數量,相當於去年全年的近四分之一。
  此次治理整頓的對象,主要是那些五證不全的樓盤。
  治理整頓的主要參與者,包括住建局、工商局、物價局等部門。
  經過近1個星期的調控,保定的房價大體上回落到比3月26日之前稍高的水平,成交量也恢復到每天幾十套。有些在價格高位出手心有悔意者,會和開發商協商退房,但大多被拒絕。
  如今,保定像一個挨了批評的孩子,更加低調,更加謹慎。聶瑞平和馬譽峰都很少接受媒體的採訪,甚至京津冀的話題都很少談及了。
  但據《中國新聞周刊》瞭解到的消息,保定承接北京轉移的力度並沒有因此減弱。有一個市領導常駐北京,市發改委從主任到副主任大多數時間都在北京。
  保定市工信局副局長張新建,最近接待了來自北京市經信委的考察團。他發現,北京想給的東西和保定想要的東西之間,確有差異。北京遷出的很多企業,要麼高耗能,要麼有污染,而污染指數長期在全國排名靠前的保定,已經承載不起這樣的企業。
  張新建告訴《中國新聞周刊》,高端裝備製造、航空航天和生物醫葯是保定市未來發展的重點,北京這方面的企業,很多已經轉移到保定。2013年,保定與央企簽署了33個合作項目,總投資710億元,主要涉及石化、裝備製造和航天航空等領域。
  作為保定市工信局的副局長,張新建卻對爭奪項目不以為然。他說,北京沒有義務幫保定,保定也沒有義務幫北京,兩者發生聯繫的理由,就是能滿足對方的需求。“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,是把自己做好,培養出滿足別人需求的能力,而不是四處忙著搶項目。”
  去年,北京市經信委赴保定調研,看能不能把一部分鑄造產業轉移到保定。張新建說,這樣的項目,放在北京是污染,放在離北京不遠的保定,照樣污染北京。
  (周赫對本文有貢獻)
(編輯:SN094)
創作者介紹

土木工程

et17ettab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